亿发娱乐

<form id="absvdhga"></form>

<address id="absvdhga"><listing id="absvdhga"><meter id="absvdhga"></meter></listing></address>

        <em id="absvdhga"></em>

        <form id="absvdhga"></form>

          
          

              蕪湖文明網> 文明評論

              家鄉是那回不去的詩和遠方

              • 發表時間: 2019-07-11
              • 來源: 蕪湖文明網

                小時候,生计在山區農村的我如饑似渴的追尋著外面的世界,“家鄉”兩個字更多的是出現在語文課本裏,課本中文人詩人抒發的家鄉情懷于小學生而言懵懵懂懂,更多的是朗讀和背誦,未能深刻的品味。

               

                長大後,去城裏讀了高中,去外市讀了大學、研讨生,畢業後,去了更遠的地方工作,“家鄉”兩個字越來越多的出現在我的生计裏,出現在我和別人聊天的話茬裏。家鄉已漸行漸遠,成爲那回不去的詩和遠方。

               

                家鄉是“詩”,古有《靜夜思》、《夜雨寄北》,近有《鄉愁》等各種表達思鄉、贊美故鄉的詩詞,文人墨客們用詩詞表達對家鄉的思念,讓所有在外的遊子們內心産生共鳴,這些詩詞永遠活在心裏而經久不衰更是曆久彌堅。還沒上學時,父親就教我們背誦李白的《靜夜思》,每當完整的背下這首詩都會獲得父母的誇贊,內心也覺得本人棒棒的,第一次讀到《鄉愁》,首先想到的是這詩短小精悍好背誦,沒有去體會和理解余光中詩人內心因家鄉而産生的憂愁。而今,本人也成了一名遊子,這些詩仿佛成爲內心的一種共鳴和寄托,憂愁而傷感,甚至恨本人文采不行寫不出對家鄉的思念和憂愁,不知不覺間思鄉之切已漸漸成爲一種憂愁。

               

                家鄉是“遠方”,曾經以爲本人可以做到“父母在、不遠遊”,做父母身邊的貼心小棉襖,做故鄉裏那個小小的本人,而今已在外成家立業,常常翻看舊時的照片,再回家鄉已找不到小時候那熟悉的感覺,看慣了外面世界的變化,家鄉也在悄無聲息的變化著,曾經上的小學已經因撤點並校變成空房子,曾經上學時和哥哥一起走的小路早已長滿雜草不複存在,曾經到城裏去必經的兩座大橋已成爲現代化的模樣。家鄉已活成我內心陌生又熟悉的遠方,這裏靜谧安詳緩慢,遠處的高山依然仙氣朦胧,這裏的空氣清新,對面的小河和小時候一樣清澈見底,這裏的人多數熟悉,回家看到我依然叫著我的小名。每次回來,一定不可忘記拍一張照片,因爲這是內心永遠想要歸去的遠方。

               

                相信每个人都有本人心目中的“诗和远方”,以前我不知道本人奔波忙忙碌碌为了什么,原来真正让本人追寻的“诗和远方”已是那熟悉而陌生的家乡! (戴萍)

                

              • 責任編輯: 张 凌云
              热门关键词:亿发娱乐彩票| 亿发娱乐注册登录| 亿发娱乐真的请码| 亿发娱乐街机| 亿发娱乐网| 亿发娱乐国际| 亿发娱乐老虎机| 亿发娱乐游戏大厅| 亿发娱乐主页| 亿发娱乐注册| 亿发娱乐最新| 亿发娱乐网站| 亿发娱乐官网| 亿发娱乐平台| 亿发娱乐安卓版| 亿发娱乐ios苹果版| 亿发娱乐app| 亿发娱乐棋牌游戏| 亿发娱乐网上玩| 亿发娱乐安装| 亿发娱乐官方网址| 亿发娱乐约请码| 亿发娱乐登录| 亿发娱乐下载地址| 亿发娱乐网址| 亿发娱乐手机版| 亿发娱乐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