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发娱乐

<form id="absvdhga"></form>

<address id="absvdhga"><listing id="absvdhga"><meter id="absvdhga"></meter></listing></address>

        <em id="absvdhga"></em>

        <form id="absvdhga"></form>

          
          

              蕪湖文明網> 江城人物

              戴安瀾——黃埔之英,民族之雄

              • 發表時間: 2012-12-17
              • 來源: 安徽省蕪湖市文明辦

                戴安瀾(1904-1942),字衍功,自號海鷗,安徽無爲(今屬蕪湖市)人。1924年投奔國民革命軍。黃埔第3期畢業。1926年參加北伐。1933年參加長城抗戰。在1938年的魯南會戰中,曾率部在中艾山與日軍激戰4晝夜,因戰功卓著,升任89師副師長。同年8月,參加武漢會戰。1939年升任國民黨第5軍200師師長,12月參加桂南會戰。在昆侖關大戰中,戴安瀾指揮有方,重傷不下火線,擊斃日軍旅團長中村正雄少將,取得重大勝利。 1942年7月31日,在廣西全州,上萬人爲壯烈殉國的抗日英雄戴安瀾舉行隆重的安葬悼念儀式。中國共産黨高度頌揚戴安瀾將軍的英雄氣概和壯烈事迹,毛澤東題贈了挽詞"外侮需人禦,將軍賦采薇。師稱機械化,勇奪虎罴威。浴血東瓜守,驅倭棠吉歸。沙場竟殒命,壯志也無違"。周恩來題寫了挽詞:"黃埔之英,民族之雄。"

                1942年3月,戴安瀾率部赴緬甸參加遠征軍抗戰。他率領200師不惜冒孤軍深入的危險,開進同古,逐次接替了英軍的防務。爲了掩護英軍安全撤退,充分作好迎戰准備,戴安瀾率部日夜搶修工事,布下三道防線,阻擊遲滯敵軍前進。同古保衛戰打響以後,200師全體官兵堅守陣地,勇猛還擊。雖是孤軍作戰,後援困難,但師長戴安瀾決心誓死抵禦到底。他在致夫人王荷馨的信中寫道:"余此次奉命固守同古,因上面大計未定,後方聯絡過遠,敵人行動又快,現在孤軍奮鬥,決心全部犧牲,以報國家養育。爲國戰死,事極光榮。"他帶頭立下遺囑:只要還有一兵一卒,亦需堅守到底。如本師長戰死,以副師長代之,副師長戰死以參謀長代之。參謀長戰死,以某某團長代之。全師各級指揮官紛紛效仿,誓與同古共存亡。敵人的猛烈進攻,造成傷亡猛增,掩體被毀。戴安瀾指揮將士利用殘垣斷壁、炸彈坑繼續抵触。他還采取百米決鬥術,等攻擊的敵人到達50米處時,才從戰壕裏一躍而出,或用手榴彈集中投擲,或用刺刀進行肉搏。同古保衛戰曆時12天,200師以高昂的鬥志與敵鏖戰,以犧牲800人的代價,打退了日軍20多次沖鋒,殲滅敵軍4000多人,俘敵400多人,予敵重創,打出了國威。

                戰鬥結束後,戴安瀾在撤退過程中,遭敵襲擊,身負重傷。由于緬北複雜的地形和連綿的陰雨,戴安瀾終因缺乏藥物醫治,傷口化膿潰爛,在緬北距祖國只有100多公裏之地的茅邦村,壯烈殉國,時年38歲。國民黨追認他爲陸軍中將,毛澤東,周恩來爲其題詞。2009年9月10日,在中央宣傳部、中央組織部、中央統戰部、中央文獻研讨室、中央黨史研讨室、民政部、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全國總工會、共青團中央、全國婦聯、解放軍總政治部等11個部門聯合組織的"100位爲新中國成立作出突出貢獻的英雄模範人物和100位新中國成立以來感動中國人物"評選活動中,戴安瀾被評爲"100位爲新中國成立作出突出貢獻的英雄模範人物"。

                國內抗戰

                1925年,戴安瀾考入黃埔軍校第三期步兵科學習,翌年參加了北伐戰爭。1932年冬,任第25師145團團長,率部移防抗日前線北平。1933年3月,在長城古北口抗擊日軍。七七事變爆發後,戴安瀾已升任第73旅旅長,先後參加了保定、漕河、台兒莊、中條山諸役。

                1938年,在台兒莊對日作戰中,因戰功晉升爲第89師副師長,參加武漢會戰。

                1939年1月,升任中國第一支機械化部隊--第5軍200師師長。12月奉命參加桂南昆侖關戰役,苦戰一月,斃敵6千,擊斃日軍前線指揮官第 5 師團第12旅團旅團長中村正雄中將,寫下了抗戰史上輝煌的一頁,各報記者在國內外報刊上報道大戰經過,盛贊戴安瀾師長頗具北宋大將軍狄青的風度。

                遠征作戰

                太平洋戰爭爆發後,應美國和英國的一再請求, 1942年初,中國組建了中國遠征軍開赴緬甸。戴安瀾奉命率200師作爲中國遠征軍的先頭部隊赴緬參戰,"揚威國外,藉伸正義"。

                固守同古

                掩護英緬軍安全撤退

                1942年3月8日,作爲遠征軍先遣部隊的第200師星夜趕到同古。這是一座位于緬南平原的小城,距緬甸首都仰光260公裏,扼公路、鐵路和水路要沖,戰略地位十分突出。此時的英緬軍,在日軍淩厲攻勢下,正如潮水般潰退。

                19日,追擊撤退英緬軍至皮尤河西岸的日軍,率先與防守同古的第200師先頭部隊接火。戰訊傳來,戴安瀾公布:"命令各團營進入陣地,准備戰鬥。本師長立遺囑在先:假如師長戰死,以副師長代之;副師長戰死,參謀長代之;團長戰死,營長代之……以此類推,各級皆然。"

                21日,同古城北的永克岡機場被日軍占領,守城的200師後路被斷。28日夜,日軍派出小股部隊突襲200師指揮部,師長戴安瀾手提一挺機槍,率部與日軍作戰。激戰通宵,司令部全體官兵的子彈全打光了,刺刀也拼彎了,危在旦夕。幸虧天亮時,一營援兵趕到,師部才化險爲夷。

                由于英緬軍已按計劃撤退到卑謬,並且在與尾隨而至日軍的戰鬥中一觸即潰,造成卑謬失守,使第200師陷入到日軍第55、56、33師團的三面包圍之中。爲避免全師被聚殲,30日晚,同古守軍主動戰略撤退。

                同古一戰,第200師以僅9000人的隊伍,竟抗擊兩萬多日軍達12天之久,使日軍遭受了南侵以來的第一次重大挫敗。這也是遠征軍入緬作戰的首次勝利。

                收複棠吉

                亦難挽遠征軍之敗局

                進入4月,緬甸戰場的局勢瞬息萬變。由于英緬軍連連丟城失地,中國遠征軍與英緬軍間結成的中英盟軍,正一步步陷入失敗的泥淖。

                4月5日上午,緬甸眉苗。時任中緬印戰區總司令的蔣委員長,乘飛機抵達設在這裏的遠征軍前線指揮部,部署作戰。其間,戴安瀾一直不離委員長左右,備受青睐。

                60多年過後,時任緬甸華僑志願隊隊長的王楚英老人回憶,在眉苗,蔣除與含戴安瀾在內的遠征軍第五軍、第六軍关键將領商定作戰方案外,"(蔣)還特意召見戴安瀾,一同進餐,留宿行轅,勉慰有加,甚爲倚重"。

                孰料一夜之間,戰局陡轉直下。24日拂曉,棠吉之戰爆發。負責收複棠吉的第200師將士率先向日軍發起進攻。鑒于敵守軍強大,戴安瀾便命部隊先行強攻棠吉西側的敵警戒陣地,並一舉奪下。

                然而,此時局部戰鬥的勝利,已無法遏止整個緬甸戰場上中英盟軍疾速潰敗的車輪。日軍第56軍團除策應正面之敵外,繼續秘密穿越緬泰邊境1500公裏的原始大森林,並神出鬼沒地出現在後方臘戍、密支那等城的中國守軍面前。

                幾乎沒有遇到任何有力抵触,中國遠征軍返回國門的咽喉之地便一一失守。

                艱難撤退

                將軍殒身緬北叢林中

                5月初,中英盟軍全面潰敗。5月10日,遠征軍大部隊退至胡康河谷,受到日軍第56師團阻擊。在進行地面攻擊的同時,大批日機還屢屢向路面俯沖而來,對著人群密集掃射。于是,大軍不戰自亂,爭相逃入山林。負責在溫佐一帶掩護撤退的戴安瀾第200師,一時與軍部失去了聯系。

                在後有追兵、前路不通的情形下,戴安瀾毅然決定帶部隊進入緬甸中北部山區打遊擊,並尋隙退回國內。18日,第200師兵分兩路,橫穿細抹公路。前衛部隊突然遭到大股日軍伏擊,意欲逃跑的緬甸向導被士兵抓了回來。向導堅決拒

                絕爲中國軍隊帶路,戴安瀾氣極,不停用馬鞭猛擊本人的馬靴,隨後命令部隊立即分散突圍。副師長鄭庭笈勸阻:"白天突圍目標太大,是否改到晚上?"戴悲怆不已,"關公走麥城,也不過如此。緬甸非久留之地,今日只能不是魚死,就是網破!"

                迎著日軍用機關槍、步槍和炮火交叉組織的密集火網,數千名中國士兵義無反顧地端著刺刀沖了上去。敵人以逸待勞,據險伏擊,200師傷亡慘重。激戰中,一梭機槍子彈射中了戴安瀾胸腹部,身後將士趕緊將其救起。師長受重傷,剩余官兵便輪流用擔架擡著他,一邊與日軍周旋,一邊艱難奔波在緬北的高山峽谷和原始密林之中。

                26日傍晚,200師與敵周旋至緬甸一個名叫茅邦的克欽山寨時,因傷口潰爛感染,一代抗日名將戴安瀾遺恨而逝,年僅38歲。當時緬境無木棺,將軍馬革裹屍回國。途經保山、昆明、貴陽、柳州等地,至廣西全州,將遺體安放于湘山寺內,沿途民衆無不怆然淚下,隆重奠祭戴將軍。

                事迹年表

                1904年11月25日出生在安徽省無爲縣仁泉鄉(現洪巷鄉)風和戴村

                1923年考入陶行知先生創辦的安徽公學高中部。

                1924年投奔國民革命軍。

                1926年黃埔軍校第三期畢業,曆任國民黨軍隊排長、連長、營長、團長。

                1926年參加北伐。

                1933年3月,率部參加長城古北口抗戰,榮獲五等雲麾勳章。

                1937年8月升任第25師73旅旅長。

                1938年3月,在台兒莊戰役中,戴旅火攻陶墩,智取朱莊,激戰郭裏集,迫使台兒莊之敵後撤,得華胄勳章(一說寶鼎勳章)1枚。

                1938年5月,在徐州會戰中,曾率部在中艾山與日軍激戰4晝夜,因戰功卓著,升任第89師副師長兼第31集團軍總部幹訓班教育長。

                1938年8月,率部投入武漢會戰,被第31集團軍記大功1次。

                1939年1月5日升任第200師師長,接替杜聿明。該師是新建的第五軍的主力師。

                1939年5月,率部參加抗擊日軍進犯的隨(縣)棗(陽)之戰。

                1939年9月,參加長沙保衛戰。

                1939年11月,參加桂南昆侖關戰役。

                1940年1月,在堅守昆侖關的戰鬥中,戴部確保441高地,斃敵百余人,毀敵坦克2輛、炮4門,繳獲槍械百余支。11日,戴安瀾身負重傷。國民黨政府頒授四等寶鼎勳章(一說青天白日勳章)1枚嘉獎之。

                1941年12月16日,第200師開赴緬甸協同英軍作戰。

                1942年3月,參加東瓜保衛戰。在沒有空軍協同作戰的情況下,同4倍于己、配備有步兵特種兵和空軍的日軍苦戰12天,完全是以步兵對抗日軍的立體進攻,戴師長立下遺囑:假如本師長戰死,以副師長代之,副師長戰死,參謀長代之,團長戰死,營長代之,以此類推,各級皆然。掩護了英軍的安全撤退,並殲敵5000余人。4月25日,又率部克複棠吉。5月18日,在郎科地區指揮突圍戰鬥中負重傷,26日下午5時40分在緬甸北部茅邦村殉國。

                1942年10月16日,國民黨政府追贈戴安瀾爲陸軍中將。29日,美國國會授權羅斯福總統追授戴安瀾1枚懋績勳章(Legion of Merit,即功績勳章又稱軍功勳章,戴將軍獲得之爲軍官級)[2]。

                1943年4月1日,國民黨政府在廣西全州香山寺隆重舉行有1萬多人參加的國葬。國共兩黨領袖均親撰挽詞。毛澤東的挽詩《海鷗將軍千古》是:"外侮需人禦,將軍賦采薇。師稱機械化,勇奪虎罴威。浴血東瓜守,驅倭棠吉歸。沙場竟殉命,壯志也無違。"周恩來題寫了挽詞:"黃埔之英,民族之雄。"蔣介石的挽詞是:"虎頭食肉負雄姿,看萬裏長征,與敵周旋欣不忝;馬革裹屍酹壯志,惜大勳未集,虛予期望痛何如?"

                1948年5月3日,安葬于故鄉安徽省蕪湖市小赭山。

                1956年9月21日,被中央人民政府內務部追認爲革命烈士。

                紀念詩詞

                蔣中正詩作

                當時國民黨最高領導人、中華民國中央軍事委員會委員長、中國戰區最高司令官蔣中正爲紀念戴安瀾將軍賦詩。

                詩文(挽聯)

                上聯: 虎頭食肉負雄資,看萬裏長征,與敵周旋欣不忝;

                下聯: 馬革裹屍酹壯志,惜大勳末成,虛予期望痛何如?

                毛澤東詩作

                1943年3月,當時中國共産黨最高領導人毛澤東爲紀念戴安瀾將軍賦詩。

                詩文

                五律·*捥戴安瀾將軍

                外侮需人禦,將軍賦采薇。

                師稱機械化,勇奪虎罴威。

                浴血冬瓜守,驅倭棠吉歸。

                沙場竟殒命,壯志也無違。

                注釋

                外侮:外國侵略者,指日寇。

                采薇:即詩經小雅中的采薇。

                虎罴:指敵人。

                冬瓜、棠吉:緬甸地名。

                朱德、彭德懷聯名詩作(挽聯)

                上聯: 將略冠軍門,日寇幾回遭重創;

                下聯: 英魂羁緬境,國人無處不哀思。

                孫立人詩作

                偉哉將軍,戰績輝煌。

                立功異域,蜚聲盟邦。

                袍澤興榮,民族增光。

                身雖成仁,撻伐是張。

                大漢聲威,賴以遠揚。

                勳炳史冊,名斯永芳。

                周恩來挽聯

                黃埔之英,民族之雄

                人物評價

                戴安瀾去世後,美國政府爲表彰他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作出的巨大貢獻,1942年10月29日向其頒授懋績勳章一枚,戴安瀾將軍成爲第二次世界大戰反法西斯鬥爭中第一位獲得美國勳章的中國軍人。美國總統羅斯福簽署的命令中說:"中華民國陸軍第200師師長戴安瀾將軍于1942年同盟國緬甸戰場協同援英抗日時期,作戰英勇,指揮杰出,圓滿完成所負任務,實爲我同盟國軍人之優良楷模"。

                同年12月,國民政府發布命令,追贈戴安瀾爲陸軍中將,並批准戴安瀾的英名入祀南京忠烈祠。 1943年的秋天,戴安瀾的靈柩由廣西全州遷葬于安徽蕪湖故裏。

                1956年9月2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內務部追認戴安瀾將軍爲革命烈士, 10月3日,毛澤東主席向戴安瀾的遺屬頒發了《革命犧牲軍人家屬光榮紀念證》。

                爲紀念戴安瀾將軍,蕪湖市人民政府于一九七九年重新整修了墓地,並樹立了石碑。

                "精忠報國,浩氣長存"--女兒眼中的戴安瀾將軍( 2010年08月14日21:22新華網)

                新華網上海8月14日電 (記者 俞菀)抗日戰爭勝利65周年,也是中國抗戰名將戴安瀾將軍誕辰106周年。

                戴安瀾將軍留下了永遠值得人們追憶的身影。新華社記者在上海專訪了戴安瀾將軍的女兒戴藩籬,她深情回憶了本人的父親……

                精忠報國,死而後已

                戴安瀾1904年出生于安徽無爲,原名炳陽。受孫中山先生革命思想感召和端甫叔祖的指引,1924年3月赴廣州參加國民革命軍。"1925年考入黃埔軍校後,父親爲表達本人搏擊長空、力挽狂瀾之志,更名爲安瀾,立號海鷗。所以人們會稱他爲'海鷗'將軍。"戴藩籬回憶說。1926年軍校畢業以後,戴安瀾就投身到北伐和抗日戰爭之中,功勳卓著。

                1933年3月,戴安瀾任國軍17軍25師145團團長,參加長城古北口抗戰,因功獲五等雲麾勳章;1937年8月,台兒莊大捷後他榮獲華胄獎章,並晉升爲89師副師長;1938年夏天,他參加了武漢保衛戰,立大功一次;1939年11月他又參加了昆侖關大戰,獲四等"寶鼎勳章"。

                這些殊榮並非戴安瀾的奮鬥目標。在國內抗擊日本帝國主義侵略的十余年間,他時刻想著如何收複失地、挽救國家。"父親所在那個年代戰火紛飛、列強猖獗。嶽飛、文天祥這些民族英雄,就是他最好的榜樣-- 精忠報國,死而後已!"戴藩籬說。 她拿出了珍藏多年的父親抗戰時寫的日記和書信。

                1937年8月3日:"愛國心的作用,是如何的偉大啊!……收複東北失地,(中日甲午戰爭以來)六十年的國仇,才可以從此昭雪!夜深了,帶著憤怒的情緒,去尋覓必要的休息。"

                9月18日:"今日爲'九一八'六周年,國難重重,悲憤已極!……我輩應不怨天,不尤人,不消極,不悲觀,來拯救國家,複興民族。"

                10月10日:"要完成大業,必須人人有做中國男兒抱負,我們戰爭目的,是爲救亡,日本終必敗亡,只在我們奮鬥耳。"

                太平洋戰爭爆發後的1942年3月,戴安瀾奉命率中國遠征軍二00師長驅奔赴緬甸戰區,接替英軍抗擊侵緬日軍。同古保衛戰、棠吉攻堅戰的勝利,重創日寇,揚威世界。後來在奉命轉移回國途中,戴安瀾不幸身中兩槍,于5月26日在緬甸茅邦村殉國,時年38歲。

                "戰死沙場,馬革裹屍,我們覺得悲痛,父親卻覺得很光榮。"戴藩籬說。戴安瀾身陷緬甸,自知回國希望渺茫時,給愛人王荷馨寫過一封家書,其中寫道:"現在孤軍奮鬥,決以全部犧牲,以報國家養育!爲國戰死,事極光榮。"

                浩然正氣的"海鷗"將軍

                戴安瀾將軍殉國,震動了國內外。毛澤東曾在五律《海鷗將軍千古》中寫道:"外侮需人禦,將軍賦采薇。師稱機械化,勇奪虎罴威。浴血東瓜守,驅倭棠吉歸。沙場竟殉命,壯志也無違。"

                "其實,父親能夠受到那麽多人的敬重與緬懷,不僅僅是因爲他的愛國主義情懷和爲國捐軀的英勇事迹。"戴藩籬女士說,"還因爲他是一位正直、廉潔,善于用兵、育兵的難得將才"。

                戴藩籬說,父親在長期的軍旅生涯中深刻地認識到:"做人做官,而知識不如人,則危險實芸。"他認爲,無論戰爭大小,凡敗戰,"非器之罪,乃人之罪也,要轉敗爲勝,非有訓練之指揮官,以後才有強悍之軍隊"。

                "海鷗"將軍律己甚嚴,時常自我反省。他曾經把《論語》上的"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遠"寫成條幅,貼在牆上作爲座右銘。他的遺文《訓令》《二十七年元旦日告官兵同志書》《軍人的特性》《磨砺集》《用人要訣》等,闡述了他的軍隊教育思想。如"要樹立遠大的抱負,養成求學嗜好""我們軍人的責任就是保國爲民""要忠于國家忠于職務,要戰必勝守必固,要廉潔自愛,自重重人""要知人善任,樹真理之風氣"…… "父親身前雖然僅爲師級指揮官,但他對抗日戰爭的戰略和戰術問題有很深遠的思考。"戴藩籬說,"1938年夏天,他在接受新華日報記者陸诒的采訪時,就說國共兩黨合作是爭取抗戰勝利的必要基礎,戰後的國家建設也需求兩黨合作。他認爲日軍雖爭城奪地不少,但'己出于力戰求生之下策,較之初期欲用不戰而勝之上策,以及連戰連勝之中策,已損失甚多',其實已孕育了失敗"。

                而在戰術上,戴安瀾將軍總結出了不少具有辯證意味的作戰要訣,如"長兵要短用,短兵要長用;低兵要高用,高兵要低用"等,在實戰中施用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承志緬懷英雄父親

                "我真正能夠看到父親的時間很少,他總是非常忙碌。"戴藩籬說,"但有一個畫面,將永遠印刻在我的腦海中。"

                那是1940年的春天,戴安瀾因爲在昆侖關戰役中受了重傷,回到廣西桂林療養。"在一個陽光明媚的午後,父親和母親帶著我們出門散步。"戴藩籬回憶說,"記得那時,山上開滿了杜鵑花,母親摘下一朵別在我的頭上,父親看了笑得很幸福……" 這樣的幸福瞬間,在戴安瀾將軍的一生中屈指可數。他始終以大局爲重。在寫給兒子戴複東的一封家書中他教育子女:"你總要這樣想:你有個英雄父親,當然是常常離別。假如我是田舍郎,那麽我們可以天天在一起了,但是你願意要哪一種父親呢?我想,你一定是願意要英雄父親。所以,對于短時間離別,不要太看重了才好。"

                戴安瀾將軍非常重視讀書學習和教育。"父親認爲,只有不斷學習,才能提高工作本領,才能增強國民素質,實現國家複興。"戴藩籬說,"後人大多只知道父親是一位馳騁沙場的將軍,卻不知他早年做過私塾先生,對教書育人極爲看重。抗戰時期,部隊所到之處,無不興師辦學。"

                正是爲了秉承戴安瀾遺志,夫人王荷馨1943年投入了全部撫恤金,在廣西全州開辦私立安瀾高級工業職業學校。

                父親的英雄事迹,對子女們是莫大的激勵。"我在1951年考入南京軍事幹校,1952年參加了抗美援朝。"戴藩籬說,"那份勇氣和愛國之心,就是來源于父親。"

                "父親講給我們最多的,就是'國家興亡,匹夫有責'。現在很多青少年支教山區,抗震救災,甘當志願者,也是愛國主義的體現,我想父親的在天之靈一定會感到欣慰。"戴藩籬說。

                2009年9月14日,他被評爲100位爲新中國成立作出突出貢獻的英雄模範之一。

                《深切緬懷民族英雄--戴安瀾將軍》

                時代海鷗遨長空,轉戰痛擊日本兵。

                固守同古護盟軍,收複棠吉展雄風。

                黃埔將星殒緬北,神州大地放悲聲。

                民族英雄永不死,化作戰神佑蒼生。

                --張志真

                戴安瀾烈士墓

                戴安瀾烈士墓安放在芜湖市小赭山南坡半山腰,占地100多平方米,墓地正面对着大赭山,墓地背后依山而建,呈半圆形,四周苍松翠柏环绕,墓前有宽敞的神台,墓穴为圆形混凝土结构,直径约5米,高2米,墓前竖立着一块一人多高的墓碑,碑上镌刻着"戴安澜烈士墓"六个大字,为前民革中央主席王昆仑题写,字体苍劲有力。

                爲紀念戴安瀾將軍,蕪湖市人民政府于一九七九年重新整修了墓地,並樹立了石碑。

                左碑銘刻毛澤東、周恩來、朱德、彭德懷、鄧穎超等先輩當年題贈的挽詩挽詞挽聯;右碑是將軍生平簡曆;中碑是王昆侖所題"戴安瀾烈士墓"。墓群和地面采用花崗岩蘑菇石粘貼,新增加了漢白玉護欄和上下兩座瞻仰台,面積由原來的216平方米擴大爲336平方米,可容納同時150多人。

                戴安瀾烈士墓在"文革"期间(1966-1976)曾遭毁坏,1978年以后多次修葺。1996年8月,中共芜湖市委、芜湖市人民政府将戴安澜烈士墓列为"芜湖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2001年10月,市政府又公布戴安澜烈士墓为全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2年市政府拨款对墓地进行修建,并于2004年5月在墓前立碑公示。为牢记历史,不忘国耻,加强爱国主义教育,2007年8月戴安澜烈士铜像又在园内塑立。

                墓區林木茂盛,松柏長青,瞻仰的人們,終年不絕。

              • 責任編輯: 刘 瑜
              热门关键词:亿发娱乐彩票| 亿发娱乐注册登录| 亿发娱乐真的请码| 亿发娱乐街机| 亿发娱乐网| 亿发娱乐国际| 亿发娱乐老虎机| 亿发娱乐游戏大厅| 亿发娱乐主页| 亿发娱乐注册| 亿发娱乐最新| 亿发娱乐网站| 亿发娱乐官网| 亿发娱乐平台| 亿发娱乐安卓版| 亿发娱乐ios苹果版| 亿发娱乐app| 亿发娱乐棋牌游戏| 亿发娱乐网上玩| 亿发娱乐安装| 亿发娱乐官方网址| 亿发娱乐约请码| 亿发娱乐登录| 亿发娱乐下载地址| 亿发娱乐网址| 亿发娱乐手机版| 亿发娱乐下载|